◈ 《卓彤兒 牧惟奕》 第10章

《卓彤兒 牧惟奕》 第8章

大抵是屋內的熱氣氤氳,牧惟奕覺得渾身燥熱,他自己動手將腰間的腰帶解了。卓彤兒連忙上前,伸手接過他身上滑落的衣裳。目光無意從他身前掃過,卓彤兒瞥見他結實白皙的胸膛。…《卓彤兒牧惟奕》第10章免費試讀回到東廂院,卓彤兒將新領的衣服整整齊齊放回箱子里。這次她沒花一枚文錢,秦管家全程對她畢恭畢敬,也不敢偷摸着占她便宜了。這一點,卓彤兒是感激牧惟奕的,可即便如此,她對牧惟奕那份恐懼還是揮之不去。夜深了。卓彤兒該去雲軒房伺候他洗漱。伺候人這一塊,卓彤兒沒學過,她這雙手只拿過掃帚,她可以很自信地把府上的院子掃得一塵不染,卻沒有自信把牧惟奕伺候妥當。玄武替她將熱水提進了房間,催促她趕緊進去。卓彤兒在門口猶豫了一瞬,最後硬着頭皮進去了。書桌旁,牧惟奕面色冰冷的坐在那。見她進來,牧惟奕起身來到屏風後,將雙臂抬起。卓彤兒愣了一瞬,一時沒反應過來。牧惟奕微微側目,聲音淡淡的:「還不過來?」卓彤兒這才連忙來到牧惟奕面前。牧惟奕高出她很多,卓彤兒的頭只到他胸口那裡。他下巴微揚,目光落在卓彤兒身上。新領的衣裳或許是大了些,胸口的領子鬆鬆垮垮,牧惟奕一垂眸就透過領口,窺見她身上的裹胸布,一圈圈的裹胸布,即便纏得很緊,牧惟奕還是看見一道不淺的溝壑。牧惟奕看得極度認真,唇角不知不覺微微勾起,這一點,他自己都未曾察覺。卓彤兒渾然不知自己正被某人如狼似虎地盯着,她伸出手,一顆顆將他衣扣解開。她動作極為小心,甚至有些笨拙,衣服上的扣子有些繁瑣,她搗鼓了好一會才解開。牧惟奕也沒催她,就保持着一個動作,讓她慢慢的替他解。牧惟奕一直是個急性子,做事更是快准狠。以往伺候他的丫鬟都必須得學好了規矩才能近身,若像卓彤兒這般笨拙,他早讓對方滾出去了。可不知為何,這人換做是卓彤兒,他卻發不起火,甚至覺得,被她觸碰,是一種很享受的事。終於脫下他身上的外套,卓彤兒伸手去解他腰間的腰帶。牧惟奕很配合地垂下手臂,剛好將小小的她圈在懷中。兩人離得過分近,牧惟奕可以聞到她身上似有若無的幽香。一直以來,牧惟奕都不喜歡女人身上的脂粉香,以往伺候他的婢女也不得塗任何香粉,可如今聞着卓彤兒身上的味道,他卻從來不反感,甚至還覺得很好聞。「身上用的什麼香粉?」他忍不住低頭,鼻尖湊到她的脖頸,那股幽香更加濃郁了些。脖頸間有冰涼的觸感,卓彤兒如觸電般迅速抽離。小巧精緻的耳垂微微泛紅,她看向牧惟奕的眼神極度驚恐。「回王爺,小的是男兒身,怎會用那些女人家的東西。」牧惟奕淡笑一聲。不過一句調笑,竟將她嚇成這樣?那眼神,好似他要吃人一樣。不過,看着她被熱氣熏陶得微微發紅的臉頰,牧惟奕還真想撲上去狠狠咬上兩口。大抵是屋內的熱氣氤氳,牧惟奕覺得渾身燥熱,他自己動手將腰間的腰帶解了。卓彤兒連忙上前,伸手接過他身上滑落的衣裳。目光無意從他身前掃過,卓彤兒瞥見他結實白皙的胸膛。卓彤兒忙繞到他身後,目光又被他背上那幾道深深淺淺的抓痕吸引。那夜的記憶如潮水翻湧,卓彤兒臉頰滾燙,渾身止不住顫抖。背着身,牧惟奕將帕子遞給她。卓彤兒顫抖着手接了過來,她將帕子浸入桶中汲滿了熱水,小心翼翼在他背上擦拭。她動作極其輕柔,如同撓痒痒一般。這樣的動作惹得牧惟奕心裏痒痒的。他轉身,猛地擒住她的手,將她拽到跟前:「大力點。」卓彤兒臉頰紅得快要滴出血來,她垂着頭,卻不敢看他,手中的帕子胡亂在他身上擦洗着。「嘶~」不知碰到他什麼地方,惹得牧惟奕嘴裏發出一聲喟嘆。手裡的帕子掉入水中,卓彤兒被嚇得抬起了頭,猝不及防闖入一雙充滿魅惑的雙眸。卓彤兒的心緒再次飄到那個如噩夢般的夜晚。那晚,他便是用這樣一種眼神看着她,接着,便凌遲了她一夜……牧惟奕也感覺到了不對勁,只是簡單的觸碰,竟叫他迅速有了反應。難不成又是那媚葯在體內起了作用?可他問過大夫,體內的餘毒明明已經全部解了。他討厭這種失控的感覺,這不像他一貫不近女色的作風。他閉上眼,卻怎麼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滾出去!」卓彤兒如獲大赦,跌跌撞撞跑出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