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室友嫉妒我的錦鯉體質,悄悄偷走了我的護身符,想要將我的氣運轉移。
可她不知我天生被衰神附體,命運多舛。
如今的氣運都是從鬼界買來的。
而偷用了鬼差的氣運,是要被惡鬼討債的。
1一覺起來,我脖子上的項鏈沒了。
我驚出一身冷汗,瘋了一般在床上翻找起來,確定沒有後,猛地掀開床簾厲道:「你們誰看到我的項鏈了?」
我為人一向和善,從未發過這麼大的火,室友們都被我嚇了一跳。
室友劉珊珊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回道:「陳遇安,大早上你發什麼神經啊,誰稀罕拿你那些破東西。」
徐倩也跟着附和:「就是,你這種窮鬼能有什麼值錢的東西被人惦記啊。」
方璐微微搖了搖頭,小聲說著「沒看到」。
我的項鏈是一道保命符,從小到大除了洗澡從不離身。
昨天睡覺前還好好在脖子上掛着,今天一覺起來就消失不見了。
我冷冷地掃視了一圈面前的三個室友,一字一句說著:「我不管是你們三個誰拿的,最好趕緊把它還回來,到時候惹了麻煩,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劉珊珊丟下眉筆,雙手抱胸,一臉不屑地回道:「既然懷疑是我們偷的,那就報警把我們都抓起來啊。」
徐倩嗤笑出聲,「還報警呢,就她那三塊五塊錢的東西,人家警察才懶得受理。」
而一旁的方璐則是縮了縮脖子,沒有出聲。
見她們這反應,我心中大概已經有了答案。
既然她們都不願意承認,我也沒有繼續廢話,刷地一下拉住了床簾。
反正醜話已經說到了前面,既然她們一心求死,那我也沒有辦法。
2第二天,劉珊珊照例在宿舍里炫耀自己新買的包包。
和之前的高仿貨不同,她這次拿的是lv的春季秀款。
「珊珊又買新包了,真羨慕你,能有那麼多零花錢。」
徐倩一臉羨慕:「我什麼時候才能背上lv的包包啊。」
「這種東西,生來有就有,生來沒有這輩子也就別想了。」
劉珊珊說罷,還故意看了我一眼,徐倩立馬跟着附和:「就是,有些人啊,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紙薄,見不得別人過得比自己好,才會到處胡說八道,冤枉別人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