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溫歲安欲言又止,還是沒有多說,把人送走了。
他們上流人家的事不是她一個十八線小明星能揣測的,溫歲安深知沒有金剛鑽就別攬瓷器活的道理。
溫歲安幫妹妹交了學費,正為銀行卡的餘額發愁時,左微安的電話打了進來。
「小江,我有個通告去不了了,我把你推薦過去了,你去試試吧。」
溫歲安看了眼自己空蕩蕩的通告,即欣喜又心酸地應下來。
「好。」
可謂是雪中送炭了。
與經紀人說明後,她趕往公司。
才走入辦公室,就見經紀人一臉喜悅,溫歲安好奇問:「是什麼通告?」
「是時下最為火爆的一檔戀綜。」
第24章「戀綜?」
溫歲安怔了怔。
她在很久以前也參加過一期小型戀綜,那時正是與祁嘉言分手後,被各種奚落的時期。
因為被惡意剪輯,溫歲安只拍了一期就被淘汰了,還背上了許多的罵名。
想到這些,溫歲安捏緊了手。
經紀人也知曉她在擔心什麼,輕輕拍了拍她的背,安撫說:「放心吧,這個節目比較正規,不會惡意剪輯的。」
經紀人又湊近來小聲說:「而且,據說祁家投資了不少,祁總喜歡你,他們應該不敢給你穿小鞋。」
溫歲安僵了一下。
祁總……她倒是跟祁嘉言挺熟的,而不是祁明之。
雖然上次祁明之說什麼不會放棄,但她從那天開始後也許就沒有見過祁明之,難保祁明之翻臉不認人了。
可是她沒有別的工作了,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除此以外,還有一件麻煩事,就是她該怎麼和祁嘉言說這件事。
說自己要去節目上和別人假裝談戀愛?
以祁嘉言的性子,恐怕後果很嚴重。
經紀人那邊歡喜重重,溫歲安則心事重重地回到家中。
在心中醞釀了一路,溫歲安鼓起勇氣開口:「祁嘉言?
你在嗎?」
「嗯。」
一聲低沉的嗓音從身後傳來,一雙蒼白的手臂環住了溫歲安的腰。
溫歲安猶豫着說:「我要去參加……戀綜。」
祁嘉言的動作頓了一下,神色平淡,看不出情緒。
他微微挑眉:「你想去?」
溫歲安點頭:「我需要工作,需要錢。」
祁嘉言勾唇道:「你親我一口,我就給你一萬。」
溫歲安腦海中一下就浮現了冥幣的身影,她忙搖頭:「我自己可以。」
令溫歲安詫異的是,祁嘉言這回竟然沒有過多刁難她,只是問了節目名稱和拍攝的時間地點。
溫歲安心一緊,該不會祁嘉言已經對自己感到膩了吧?
看她表情怪異,祁嘉言淡淡說:「怎麼了?」
溫歲安嘴唇張了張,還是沒有說話,既然祁嘉言沒有刁難她,她還是不要自討苦吃了。
以免到時候人也沒了,錢也沒了。
祁嘉言本來就是那種陰晴不定的人,即便他前腳才說了愛她,後腳說不定就會一腳把她踹開。
一周後。
溫歲安拖着行李箱來到拍攝現場,她是來得最早的人之一。
另一位是個男生,溫歲安與他聊了幾句,得知他叫羅嵊,是一個歌手。
陸陸續續的,其他幾位嘉賓也來了。
三個男生,一位是三線演員,一位是畫家,以及一位企業家。
來了的兩位女嘉賓,一位是模特,一位是千萬粉絲的網紅。
最後一位女嘉賓也在眾人期盼的目M.L.Z.L.光中走了出來。
韓予琪身穿一襲粉色的連衣裙,扎着可愛的丸子頭,露出甜甜的笑,朝眾人擺手打招呼。
「大家好,我是韓予琪,請多多……。」
這時,溫歲安切好水果從廚房裡走出:「大家來吃水果吧,有橘子,香蕉,蘋果……」正好與韓予琪四目相對,兩人的話都戛然而止。
兩人皆愣住,韓予琪驚呼道:「你怎麼也在這裡!?」
冤家路窄。
第25章導演當然也不會錯過這些精彩的場面,從第一個人踏入小屋開始,攝像機就已經在工作了。
溫歲安回過神來,把水果放在桌上。
羅嵊好奇道:「你們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