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怕什麼?
  她現在代表的不僅僅是她自己,還是傅司禮,她一定不會給傅司禮丟人的。
  現場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着她看,有些人希望看到她出醜,有些人又不懷好意,盯着她就像是盯着獵物一樣。
  可怕,貪婪……
  但,姜蘊怎麼可能會怕呢?
  她和傅司禮優雅地走進來,自信灑滿了她的臉龐。
  「這女人是誰啊?」
  「不知道啊?不會是哪個豪門家族的女兒吧?」
  一旁的女人自信說道,「不可能,豪門所有的女兒我都知道,她絕對不是。」
  旁邊的人吹噓。
  「那她到底是誰啊?」
  「估計是哪個不要臉的小三釣上了傅少吧!」
  「哈哈哈哈哈……」
  姜蘊自然也聽到了她們的議論,但並不想理她們。
  越理她們,她們越容易得寸進尺。
  但,傅司禮的臉色非常不好,他,不想聽到任何一個人詆毀她。
  姜蘊更加靠近了他一分,壓低了聲音,「阿禮,別理她們,把她們當成瘋狗一樣就可以了!」
  傅司禮的臉色微微好轉,嘴上應着她,但心裏已經決定要給那些她的人一個教訓。
  隨着傅司禮的到來,宴會變得十分熱鬧起來。
  「傅少,真是好久不見啊!佳人在旁,傅少真是好福氣啊!」
  傅司禮點點頭,「對,是我的福氣!」
  眾人哈哈大笑起來,也更加確定了這位小姐在他心中的地位。
  「那,傅少,傅氏和楊氏的合作什麼時候……」
  傅司禮勾唇一笑,「楊總,不都說了嗎?今天是宴會,是吃喝玩樂的時候,不談合作。」
  楊總馬上反應過來,滿臉堆笑,「啊是是是,傅少說得對!」
  楊總旁邊的女人一直盯着姜蘊看,似乎要把她看個什麼出來。
  「這位小姐長得真俊,不知是哪家的千金?」
  姜蘊嫣然一笑,「我不是哪家的千金,只不過是一個努力生活的平凡人。」
  果然,女人馬上轉換了笑臉,不再看她。
  傅司禮低下頭,壓低聲音,「這裡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不用害怕,天塌下來我給你頂着。」
  姜蘊揚唇一笑,「好,那我先去一趟洗手間。」
  姜蘊鬆開了傅司禮的胳膊,優雅走去洗手間,楊總旁邊的女人看到她的方向,對着楊總笑吟吟道,「親愛的,我也去一趟洗手間。」
  「好。」
  女人小心翼翼跟在姜蘊的後面。
  「傅少,您的女伴可真漂亮啊!人間尤物啊!」
  「謝謝!」
  許是傅司禮今天的心情好,跟別人居然聊了很久的天,不過,全都是別人在誇姜蘊。
  ————洗手間內
  姜蘊看着身後那個紅色的身影,嘴唇微微一勾,沒有講話。
  洗完手的姜蘊剛想離開,就被叫住了,「你和傅少什麼關係?」
  姜蘊不想搭理她。
  「我跟你講話呢!你耳朵聾了啊?」
  姜蘊雙手抱在胸口,好笑道,「是嗎?我剛剛還以為是狗在叫?不好意思啊!」
  從她說出她的身份後,這個女人對她馬上轉變了臉色。
  她是不在意,但是她代表的是傅司禮。
  「你……果然是……毫無教養!」女人指着姜蘊的臉。
  姜蘊聳聳肩,「那小姐有教養的話又怎麼會去當小三呢?」
  楊總,她在家刷微博的時候可是看到人家是有老婆的,但絕對不是眼前的這個女人。
  女人像是被踩住了尾巴一樣,「你胡說什麼啊?他也快要和他的老婆離婚了,我怎麼就是小三了?」
  「哦!那他不是還沒有和他老婆離婚嗎?」
  「你……」
  女人沒想到,本來是想好好羞辱她一頓的,但是現在反倒是被她羞辱了。
  在她這裡吃癟,非常不服氣。
  許是想起了什麼,女人又恢復了得意的笑容,不疾不徐,「等肖大小姐從國外回來了,看你還能得意多久?」
  姜蘊面無表情,女人以為是自己刺激到姜蘊了,繼續說道,「哈,看你這樣子還不知道吧?我是肖大小姐的好朋友,而她是傅家訂下的兒媳婦,以後會是傅少的老婆,而你,只不過是小三罷了。」
  肖大小姐?
  誰啊?
  姜蘊並沒有被她影響,管她什麼肖大小姐的,如果阿禮認同這門親事的話,又何必跟她交往呢?
  這麼劣質的激將法也用得出來。
  姜蘊感嘆了一下,「哎,人生無常啊!聽君一席話,白讀十年書。」
  女人還以為姜蘊很生氣,但她的臉上只有淡然一笑。
  居然還拐着彎罵她。
  「你……你簡直就是……」
  姜蘊幫她把話說完,「簡直是什麼?簡直是不要臉?diu,這種話聽多了,你換一下吧!正好我也想聽聽你們還有什麼罵人的話。」
  女人半天憋不出來一句話,姜蘊也懶得理她。
  轉身就走,走到門口的時候又停下了腳步,「傅司禮是我的,誰也搶不走。」
  說完邁着高雅的步子走了出去,只留下她在洗手間凌亂。
  明明看她的樣子是很好拿捏的樣子,為什麼長相跟性格如此不符合呢?
  女人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臉上又揚起得意的笑容。
  很快,電話就被接通了。
  「喂,肖姐姐,傅少在今天的宴會上帶了一個女人過來,那個女人還很得意,竟然敢挑釁你。」
  不知道對方說什麼,女人嘴角含笑,「好,那我等你回來,肖姐姐,你一定要早點回來啊!不然……主要是那個女人太嘚瑟了,我們必須要給她一個教訓。」
  女人打完電話後,眼裡閃過一絲狡黠。
  哼,她倒要看看,她有什麼本事?
  姜蘊無聊,到處轉了轉。
  突然,一個女服務生拿着未裁剪好的花急匆匆撞到了她,差點摔倒在地上,剛站穩,但她的頭髮勾住了服務生的手裡拿的花。
  服務生趕緊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姜蘊抬眸她快要哭的樣子,馬上回答道,「沒事,下次小心一點,我的頭髮……」
  服務生,「小姐,我幫你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