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娘。
他叫我翠翠。
以此來彰顯他與旁人的不同。
我微微行禮:「謝譚公子掛心,好多了。」
說完我抬腿就走。
他追了出來:「那你為何不理我?」
我低頭不語,眼淚在眼眶打轉。
他有些急:「到底怎麼了?」
我就是不說。
不過沒關係,有燕兒在,她會說:「姑娘被大姑娘訓斥了,說她整日煩擾公子,將來公子若考不上狀元,便是咱們姑娘的錯。」
譚靖的臉色更難看了。
周玉竹對他愛答不理,竟還要管他和別人說了幾句話做了什麼事。
「公子也知道,姑娘在府里本就活得艱難,老爺不疼,夫人也不惦記,大姑娘更是處處為難。
唯有公子願意對姑娘好,可如今……」不等燕兒說完,我拉着她走了。
這些就夠了。
足夠譚靖怨恨周玉竹,也足夠他開始心疼我。
雖然這份心疼摻雜了一些男人那微薄的臉面。
7過了兩日,我和燕兒正在院里乘涼吃西瓜時,譚靖託人送來了幾本冊子。
都是他親手謄寫的詩集,一些難點還在旁邊做了標註。
「往後有不會的,只管問我。」
我帶着譚靖的詩集去湖邊看,路過周玉竹院子時不小心丟了詩集。
沒幾天,她便拿着詩集陰陽怪氣地去問譚靖:「父親總說你有才能,可若你的才能都浪費在這種地方,你的前程又該如何?」
沒幾個男人喜歡被女人拿捏着約束着。
聽說譚靖沒給她好臉色,周玉竹是哭着跑回去的。
燕兒高興極了,只是還沒高興太久,母親就一臉陰鬱地來了。
她指着我劈頭蓋臉地一頓罵:「我們周家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與外男書信往來,整日死纏爛打,怎麼,你嫁不出去了上趕着賤賣自己嗎?」
我按住了氣得發抖的燕兒,沒說話,靜靜聽着。
我知道,周玉竹受了氣定會去找母親。
只是,到底我沒料到母親真會罵得這麼難聽。
她似乎忘了,我也和周玉竹一樣,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可從小,她未曾抱過我,從未問過我喜歡吃什麼、喜歡做什麼。
周玉竹愛吃雞腿,所有的雞腿便都是她的,哪怕她不吃的,我也輪不着。
小時候我偷偷拿了個雞腿,剛吃了一口就被母親打了一巴掌。
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