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絕世密言:靈天記第1章 意外的開局在線免費閱讀

他叫米宏易,男,32歲,別人喊他老易。

今天,他死了。

是的,確切地說,他知道他今天死了。

(全文終)?……
???……!!

哎不對,

死人怎麼知道自己死了?

老易有些糊塗:我到底是死是活呢?

晚上他像往常一樣睡下,不知睡了多久,就感到很難受,像有什麼東西壓着、掐着自己,悶、脹、頭痛、反胃。過了一陣子,這些不適感消失了,他覺得自己漂了起來,很輕盈,很自在,非常平靜和安詳,他很享受這樣的感覺。

一開始,老易以為在做夢。

夢中知道在做夢,這叫清明夢,但他馬上知道這絕不是夢,因為他感到太清醒了,比大白天還要清醒百倍!甚至他似乎開啟了特異功能,整個視界都不一樣,可以同時看到上下左右四面八方,他看到下面的床上有個人,不用辨認,他很確切地知道那個人就是他米宏易。

既然米宏易躺在床上,那麼——

我是誰?

我在哪兒?

我在幹什麼?

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沒學過哲學的人,也會提出這三連問,而老易還真是學過哲學的。

關於「我是誰」,老易剛才看完了自己一生的快放電影。

他小時候淘氣,干過壞事若干。小學歷任文藝委員、語文課代表,中隊長、二年級獲校朗讀比賽優秀獎,三年級、四年級獲三好學生稱號,五年級獲區作文比賽第二名。

上中學任生物課代表、獲熱愛祖國歌詠比賽第一名(集體獎)、拾金不昧獎狀、優秀團員、集體舞大賽第二名(集體獎)、參加市運會開幕式表演。

之後考上了一個專科,文學專業,歷任文藝部組長,文學社幹事、多次參加學校組織的歌詠賽、朗誦會、辯論會等。

畢業後在外**,曾自修哲學,做過文員、業務員、專欄寫手,正嘗試寫網文小說,剛開的新書,成績慘淡,但他還在堅持。

三十二年的人生,似乎不到一秒就播放完了,老易是以第一視角觀看的,每一畫面都是那麼真切,無數早已淡忘的事情全都呈現出來,哭過笑過,愛過恨過,苦過甜過,全部生命歷程,一恍而過。

我是誰?是那個活了三十二年的米宏易?如果躺着的是我,那麼正在思考的又是誰?

對了,我的腦袋還在床上歪着呢,我是拿啥東西來思考的?

科學上我應該是死了,哲學上我應該還活着,因為我思故我在,我在……我在哪兒啊?

老易四下看了一圈,嗯,現在不用扭頭也能看一圈了,好神奇。視野雖廣,卻並非對什麼都有見知,正如我們的眼睛能看到很多,可我們只盯着關注的東西,對其他的就視而不見了。

一圈看下來,老易發現他仍在自己的出租屋裡。屋裡還不算太冷吧,封好的爐子還在散發著些許熱量,不過此時的老易全身沐浴在柔和的虛光里,覺察不到外界的冷暖了。原本這屋裡是漆黑一片的,可現在到處是光影,好像戴着夜視鏡看東西似的。

桌上的電腦還開着機,掛機打遊戲,游戲裏搞些裝備資源啥的也能賣錢。為了省電,屏幕是關掉的,電腦主機只在停電的時候才關一次。老易惦記着正在寫的網文是不是保存好文檔了,如果斷更,好不容易引來的幾個讀者很快就會跑光。剛想到這裡,他猛然意識到自己已經永遠無法再更新了,頓時一股惆悵湧向……咦,我還有心嗎?為什麼惆悵依舊呢?

作為一個網絡小說作者,老易對一個詞彙是非常熟悉的:穿越。

難道我也穿越了?人家都是把小說主角寫穿越,我怎麼把自己給寫穿了?按照流程,穿越一般分兩步,第一步是死掉,第二步是穿到另一時空。第一步與第二步是緊密銜接的,我這算啥情況?只穿了第一步沒有第二步嗎,半穿不穿的,我不是白死了嗎?

現在怎麼辦?我該幹什麼?

老易覺得自己還可以搶救一下,他圍着床上的身體轉了幾圈,努力讓身體動一動,可那具身體一點都不聽使喚,感覺就像鬼壓床一樣,區別在於鬼壓床時身體是被壓的,而現在是打算主動壓進身體里去。

多次嘗試失敗,老易不得不承認,自己完全是個標準的鬼了。這樣一來,他以自身的存在終結了人類思想史上關於有無靈魂的爭論。結論明顯,靈魂不但存在,且離開肉體也能存在。

作為一個熱愛科學的鬼,老易決定要做一些有意義的事。首先他想搞清楚鬼長什麼模樣,於是他開始滿屋找鏡子。桌上有一個,可惜是鏡面朝下的,老易想把鏡子翻過來,發現這辦不到,當他像平時那樣把手伸過去時,雖能感覺到臂膀與手指的存在,卻沒有實體,那只是一種淡淡的能量,直接從鏡子與桌子上透過去了。

出租屋的公用衛生間里也有鏡子,可到衛生間需要開屋門出去才行,屋門是從裡邊插上的,現在的手使不上了,打不開門怎麼辦?老易飄到門前想辦法,想着想着,他發現問題竟然輕鬆解決了,不知怎麼,他就飄晃到了門外面,原來根本不用開門,鬼會穿牆術。

老易飄向衛生間,這裡沒人來的時候,門是開着的。他一邊向前飄,還一邊琢磨鬼的運動原理。這是一種懸浮運動嗎?他很肯定自己前進是不用腳走的,想上哪裡去,就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