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林姝施櫻招上門女婿

第5章 林姝蕭炎宵夜習慣

眼看離參加護國公府的相親宴越來越近,林姝也無法說服自己的舅舅舅母,她舅舅施靖珂和舅母施夫人想法一樣,認為女孩子出去見見世面挺好的,更何況宴會上還有京城很多適齡的公子哥,說不定就能遇到合適的人家,畢竟護國公府舉辦的宴會,參會的人都是經過篩選的。

龍元國五月三十一日,去護國公府參加宴會的前一天。

林姝突然高燒不退,嘔吐不止,病得來勢洶洶。

「夫人,我家小姐頭還是很燙啊!」林媽媽摸着林姝的頭心疼地說。

林媽媽是林姝的嬤嬤,也是原來林家的家生子,自林姝父母去世後就跟着林姝來施府照顧林姝。

「再去換盆水,多備幾根帕子,大夫說今夜要守着,等燒退了再喂點小米粥,林媽媽,你去廚房看看夏媽媽煎藥好了沒?怎麼這麼久還沒來。」施夫人也開始擔心。

施夫人把林媽媽拉開,自己親自照顧林姝,儘管不是親生的,畢竟是自小養在身邊的,看着林姝難受施夫人自己也心疼。

到了下午,林姝燒才開始慢慢退去。

施靖珂下朝回來聽說林姝生病的事後派人來打聽,畢竟是外甥女,年齡也大了,儘管施夫人也在,施老爺到林姝院子里怕對林姝影響不好,所以只能在書房一邊處理事務,一邊等待結果。

見林姝病情好轉,施夫人鬆了口氣,施櫻讓施夫人先下去休息,自己替施夫人守着,照顧林姝。

「老爺。」施夫人來到書房。

「夫人,姝兒好些了沒?」施老爺擔憂地問道。

「燒已經退了,餵了些小米粥,大夫讓晚上守夜,怕半夜又發熱。」

「如此還得夫人多操勞操勞,我就一個妹妹,留下這麼個外甥女,林家那群見錢眼開的叔伯們,我怕他們對姝兒不好,才擅自接回家,多虧夫人賢惠,將姝兒當親生的對待,我在這替我妹妹謝過夫人。」

「老爺說什麼胡話?你的親人就是我的親人,更何況姝兒乖巧懂事,比起櫻兒那個調皮鬼,讓我省心不少,只是怕照顧不好,百年後不好跟妹妹妹夫交代。」

「那就勞煩夫人多操心了。」

「咱倆這麼多年夫妻了,老爺您怎麼還這麼見外。」

施靖珂摟過施夫人。

「多虧我遇到一個好夫人替我操持家中事務,這些年我才能全心全意在外面做事,夫人,為夫是真心感謝夫人,如今澤兒官場上也站定了腳跟,待姝兒和櫻兒都出嫁了,為夫就去辭官,帶着夫人到處遊玩。」

施夫人也順勢抱着施靖珂,這些年來自己只生下一子一女,當年無論施老夫人如何施壓,施靖珂都沒有納妾,給足了自己安全感,能嫁給這樣的男人也是施夫人上一世修來的福分。

兩人就這樣抱在一起,看起來很是溫馨。

突然施夫人推開施靖珂。

「老爺,有個事情我差點忘了,明日護國公府宴請,姝兒生病肯定是去不了的,我得留下來照顧姝兒,不如讓孫氏(施沐澤的妻子,林姝的表嫂)帶着櫻兒去。」

「夫人安排,心中有數就行。」

晚上,除了生病的林姝,其他人都在前廳吃飯。

晚飯後,施夫人對着孫氏說:

「兒媳婦,你明天帶着你妹妹去護國公府赴宴,行頭我都替你們安排好了。」

「母親,明日護國公府的相親宴是場大宴,兒媳單獨帶着小妹去,怕是不太妥當吧!」

孫氏也有自己的顧慮,且不說施櫻的婚事她做不到主,若是有照看不周的地方,屆時怕施夫人怪罪。

「娘,不用了,表姐都生病了,我一個人去也沒意思,再說了嫂嫂還得帶辰哥兒,就都不去了。」施櫻及時開口,畢竟孫氏年輕,自己也愛犯錯,還不如待在家裡。

「這次相親宴是個好機會,請的都是京城的貴公子哥,聽說還有幾個年輕的王爺和侯爺,櫻兒要不和你嫂嫂一起去看看,說不定還能遇到你自己喜歡的人。」

施夫人雖說心疼林姝,但也很愛自己的孩子,她認為施櫻不應該放棄這麼好的機會。

「娘,就這樣,咱們都不去了,就算是有王爺侯爺啥的,也輪不到咱家,人家肯定都是私下定好的,藉著國公府這次宴會走個過場。」

「夫人,櫻兒不去就不去吧!為夫手下有幾個門客,都是有前途,可以相看相看,都是窮苦人家的孩子,待明年春闈結束,哪怕是沒考中,也可以選兩個給姝兒和櫻兒當上門女婿,有咱們和澤兒撐着,她們姐妹倆也不會受欺負。」

「老爺,有哪個做娘的不希望自己女兒嫁的好啊!妾身也是希望櫻兒能遇到一個看上眼的。」

「夫人,現在這裡沒有外人,為夫就這麼跟你說吧!明日參加宴會的男子都出生於四品以上的家庭,而女子則是像咱們一樣的這種五品以下的官員都接到了請柬,去了也是給其他貴女當陪襯,要不就是已婚的王孫世家子弟相看妾室。」

「還有這事?」這一層施夫人是萬萬沒想到的。

「本來是無法推脫,如今姝兒病了,派人去護國公府知會一聲,就說咱家兩個小姐身體都不適,無法參加宴會,否則就算是被人看上,大概率都是給人做妾的份,哪怕是被未婚的王爺侯爺看上,以咱們的家庭條件,人家也不好娶做正妻的。」

「既然如此老爺您為何不早說,害得妾身白白準備這麼久。」

「我也是今日下朝路上聽其他人在那討論,回來一時間也沒有想起來。」

「誒。」施夫人嘆了口氣,她想釣金龜婿是沒指望了。

「老爺,改日把你的門客請進家來做客,我也好替櫻兒和姝兒先相看相看。」

「父親,母親,你們這是確定讓兩位妹妹招上門女婿嗎?」施沐澤開口詢問。

「嗯,到時候你這個做哥哥的多幫襯幫襯。」

「這樣也好,以櫻兒這個性格,嫁到人家家裡去肯定會受氣的,招個女婿上門,有爹娘和我在,小妹也不至於受欺負,只是姝兒妹妹若是招上門女婿,還是和我們住一起恐怕就有些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