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林姝蕭炎相看兩厭

龍元國二百五十三年。

這一天蕭炎聽從他母親侯老夫人的安排,帶着林姝去上香求子。

看着打扮樸素的林姝,蕭炎只覺得倒胃口,對她提不起興趣,房事都是為了列行公事,希望早日有個嫡子,這樣他就不用去林姝房裡了,還可以納妾。

因為龍元國從建國開始就明文規定,妻子在沒有生下嫡子之前不許納妾,若是妻子三十歲還沒生下嫡子方可納妾。

蕭炎作為侯爺,理當遵守律法,只是成親三年,自己每月初一十五都到林姝房裡去,平常無事也會去,可林姝肚子遲遲沒有動靜。

這就是意味着自己還得多去林姝房裡,想到這蕭炎就心煩意亂。

原本蕭炎母親為他安排了她表妹的女兒王靜璇,可是自己年輕氣盛,想找個自己喜歡的。

結果三年前,在護國公家的宴會上,自己被林姝算計,走到房間看到了正在更衣的林姝,這時國公府的夫人帶着人浩浩蕩蕩地走進了院子。

女子的清白最為重要,若是自己不娶林姝,不僅林姝會被世人唾棄,自己名聲也會受影響。

想着等林姝進門生下嫡子,再讓侯老夫人給自己納個順心的,沒曾想三年了,林姝肚子一點都不爭氣,比他晚成親的同僚孩子剛會走路,肚子又揣着另外一個。

想到這蕭炎不悅地看了林姝一眼,心想若是能回到三年前,自己絕不會去參加護國公府的宴請,聽侯老夫人的話娶王靜璇為妻,日子也不會過得如此不順心。

越想越煩,蕭炎就撇下林姝,自己先出去了,就這樣蕭炎在寺廟門口的馬車上等着林姝。

「怎麼這麼慢?本侯等了你快一柱香了。」蕭炎不滿地對林姝說。

「侯爺,母親讓我多捐點香油錢,每個神像都拜一拜,這樣方顯得心誠。」林姝不卑不亢地回答。

「磨磨唧唧,還不快上車,本侯都餓了,回去讓人準備好晚膳,晚上我陪母親用膳,你就不用等我了。」

言外之意就是蕭炎只想和他母親用膳,讓林姝不要去。

「是。」

這三年林姝已經習慣了蕭炎的冷漠和婆母的嫌棄,她不能大吵大鬧,因為這是蕭家的恩典,三年前若是蕭炎不承認娶自己,恐怕等待自己還不知道是結局。

林姝舅母也時常叮囑林姝,讓她孝順婆母,照顧好自己的丈夫,這樣在蕭家日子才會好過。

自己照做了,得到的仍是婆母的咒罵和丈夫的嫌棄。

忘記說了,林姝父母雙亡,成為孤兒後被自己舅舅帶回家,由舅母教養長大。

寄人籬下,加上舅母自己有個女兒,林姝從小就懂得看人眼色行事。

看着這樣乖巧懂事的林姝,她舅母也就多了花些心思教養林姝,還準備好好給林姝找戶人家,沒曾想到就去參加一場宴會就出了意外。

當林姝舅母趕到現場時氣得給了林姝一耳光,她以為是林姝想要攀龍附鳳,自己設計勾引的蕭炎。

回到家再三追問林姝,發現自己錯怪了林姝,可是事情已成定局,林姝不得不嫁給蕭炎,否則家裡的女孩都會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