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顧家原本是個幸福的五口之家,顧父就職於工業部,顧母在街道任職,顧勝昔曾經也有個幸福的童年時光。

母親早亡大概是顧勝昔和聶錦曦唯一雷同的地方,顧勝昔的母親早產生下她之後傷了身體,一直病懨懨的熬到顧勝昔七歲時到底還是撒手人寰,顧父在她十一歲時再婚娶了現在的後媽。

俗話說,有了後媽就有後爹,顧勝昔也沒能逃脫這個命運。

後媽也是個二婚,跟前頭男人有一個閨女,比顧勝昔大一歲,跟顧父結婚之後二人又生了一個兒子,今年四歲。

顧勝昔上面還有兩個哥哥,是一對雙胞胎,如今一個在南邊當兵,一個在西北下了鄉。

按理說,這樣的家庭只要有一個下鄉就可以了,但是一來後媽如今在街道大小也是一個幹事,要以身作則,二來這個重組家庭如今有五個孩子負擔也着實不輕,於是顧勝昔就被下鄉了。

因為後媽雲海嵐在街道工作,想讓顧勝昔下鄉不過是動動筆頭的事,為了顯示自己的大公無私,她還把自己娘家侄女也一同打包送上了這趟下鄉之旅,就是前面那個不停在顧勝昔面前「嗡嗡」的雲嬌嬌。

這個後媽戰鬥段位算不得多高但是也不低,起碼通過長期PUA洗腦讓顧勝昔覺得就是因為生了她,她親媽才會死,她是罪人,她父親和兩個哥哥其實心裏都恨她。

十一歲的時候,正是小姑娘敏感而叛逆的時期,任誰被背上這樣一個罪名,心裏肯定壓抑而自卑,偏偏雲海嵐不斷製造各種家庭小摩擦一點點蠶食她和父親、兩個哥哥之間的感情和信任,一來二去,顧勝昔就變成一個鋸了嘴的葫蘆,吃虧了也不說,只知道生悶氣,氣瘋了就胡亂摔東西發脾氣,甚至動不動就自虐,覺得受點苦也活該,是在償還欠自己母親的債。

對此,新任顧勝昔覺得就很無語。

你就算欠那也是欠你親媽的,關這個後媽什麼事?

更何況,顧勝昔的親媽給顧勝昔取了個小名叫做「小幺」,本意是生到她這裡就不會再生孩子了,兩兒一女,人生圓滿。

會給寶貝閨女取這樣的名字又無微不至照顧着到七歲,這樣的媽媽怎麼可能因為難產傷了身子就遷怒小女兒?

而這個小名到了雲海嵐的口中,就成了她親媽無法表達的哀傷,因為難產,生了顧勝昔之後再也沒辦法生孩子,只能叫她「小幺」,所以原本是親媽對自己的愛稱,在雲海嵐來到這個家庭不久之後,顧勝昔就像發了神經一樣不許任何人再叫她「小幺」,這兩個字彷彿成了魔咒,念了顧勝昔就會發瘋。

可見這個雲嬌嬌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否則她不會一再的假裝無意叫出這個小名。

本身顧勝昔跟這位後媽都不算多親近,更遑論她的侄女?

從前的顧勝昔或許不懂,但是新的顧勝昔明白,雲嬌嬌從一開始就對她不懷好意。

早上的知青點裏熱鬧非常,三三兩兩的人從兩邊屋子裡走出來,睡眼惺忪拿着各自的牙缸牙刷去兩邊水道那裡刷牙。

站在門口的顧勝昔只看見兩排高低錯落的屁股……

缺衣少食的年月,食物自然也是匱乏且單一。

早飯依舊是高粱米粥,每人一塊大餅子,一碗鹹菜,烀馬鈴薯。

大餅子是玉米面做的,這個時候的加工技術比不得後世,玉米面磨得很粗糙,吃起來又干又硬還拉嗓子,噎得顧勝昔直翻白眼。

她只好用高粱米粥往下順。

好在高粱米粥是真香,大鐵鍋柴火灶煮的軟爛粘稠, 帶着一股高粱米特有的香味,連米湯帶飯,喝到嘴裏有點馬鈴薯濃湯的口感。

烀馬鈴薯里撕了不少蔥葉子,加上農家醬拌着吃,南方的人可能吃不大習慣,顧勝昔倒挺喜歡,跟她在哈市吃過的俄羅斯馬鈴薯泥有點像,不過後者裏面放的是洋蔥,醬是肉醬,再加上紫甘藍碎、青椒碎,用生菜葉子卷了吃,十分下飯。

這邊剛吃了飯,大隊部就來了人。

這人看起來約莫有四十多歲的樣子,身材高大,鬍子拉碴,說話嗓門很大,撲面而來的東北人的直爽熱情和粗獷。

知青隊長呂明趕緊過去打招呼,劉永貴一把按在他肩膀上:「你別動,我就簡單說兩句。」

「老知青認得我,新來的幾個娃娃不認得,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劉永貴,是劉家大隊的大隊長,以後大傢伙要是有啥事有啥困難,記得找我,畢竟大夥都是響應號召來幫助建設新農村的,對吧?不過也不要太過分嬌氣,你們都是城裡來的娃娃,養的細皮嫩肉,來了肯定要適應一段時間,所以能克服的困難盡量克服,啊~」

顧勝昔有點想笑。

她忽然想起了看過的很多年代劇,看來藝術來源於生活是真沒錯,這位大隊長簡直是太有代表性了,語氣表情到肢體語言,都跟電視里演的分毫不差。

「你們知青下鄉到咱長河縣左安公社,難(按)照上邊的政策規定,每人有二百三十塊錢的喃(安)家費,每個月一號由隊里發放,每月十九塊一毛六,這個月的一會大家都去大隊部找吳會計去領。」

新知青很多人都長出了一口氣。

知青下鄉從五幾年就開始了,直到現在的七五年,不同年月各地方政策各有不同,因為之前有不少知青反應,這筆錢還沒到自己手裡就被家裡以各種理由或剋扣部分或者乾脆一分不剩都給拿走了。

導致很多下鄉知青由於不適應當地農村環境,幹活工分不夠還身無分文,沒錢看病不說,食不果腹衣不蔽體。

當然這種直接把安家費發放到下鄉所在地也是有利有弊的,聽說有些地方窮山惡水出刁民,知青們照樣拿不到。

劉永貴幾句話簡單明了,連每個月給發多少錢都說的清清楚楚,想來應該不會剋扣他們的安家費了。

「新知青初來乍到,非農忙季節都是給兩天假,你們缺啥少啥的都抓緊時間去公社或者縣裡購買,郵信拿包裹都去咱公社郵局,要是家裡有匯款得去縣裡才能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