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七零:開局猛揭極品親戚老臉顧勝昔君凜 第4章_弱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金海燕是老知青,今年已經二十三歲,果然老成持重,不到最後關頭不吭聲,就算吭聲也是和稀泥。

「小紅給程茜道個歉,大家一個屋檐底下住着,都是有口無心說過就算了,誰也別往心裏去。」

谷小紅明顯是想息事寧人,但是又不甘心道歉,陰沉着臉不吭聲。

程茜看見她這張臉就覺得晦氣,眼睛斜斜的夾着她看,白眼仁裡帶着三分輕蔑:「別吃不着葡萄就說葡萄酸,我住單間是大隊里批准了、我花了錢的,你有意見可以去茅坑提啊,再在我面前叨叨咱就大隊部見,到時候別怪我誰的臉面也不給!」

說完,徑直重新回到灶間,然後「砰」的關門聲把新老知青們重新砸回之前的問題。

只是經過之前的戰爭,似乎誰也沒有心情再繼續扯皮,新知青們都是又累又困,急需休息,尤其是顧勝昔,一路上拉得死去活來,現在只想找個暖呼呼的被窩挺屍去。

於是新知青們從炕頭之爭已經變成炕梢之爭。

知道老知青們怎麼也不可能把前三的位置讓出來,那個一直用一種古怪眼神偷偷打量顧勝昔的知青率先把自己的行李打開,翻出裏面陳舊的破被褥丟在第四鋪上。

顧勝昔有點奇怪,感覺里雲嬌嬌這個矯揉造作的搞事精應該最先搶着那個鋪位的,怎麼現在卻不吭聲了,難道是打起了空着的小隔間的主意?

正想着呢,黏膩膩的聲音響了起來:「小幺……勝昔啊,你陪我去跟程茜談談唄。」

「沒空,你自己去吧。」

顧勝昔冷冷的拒絕她,然後任憑雲嬌嬌千呼萬喚也不理,徑直拖着疲憊的身體走到行李那邊打開自己的皮箱。

【警告,警告,在未開啟每周刷新功能前使用空間物品,則該物品將不再刷新。】

一個只有顧勝昔可以聽見的機械音在她腦海中出現。

不過這一次她已經平靜多了。

在之前綠皮車衛生間里蘇醒過來時,顧勝昔就已經察覺到虛無縹緲的意識中,似乎有一棟熟悉的建築物存在,下一秒她就憑空出現在那棟建築物裏面。

竟然是和自己身體一樣被炸得面目全非的溫泉小別墅,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它和自己的靈魂一起被帶到了這個平行時空。

她第一次使用的別墅物品是蒙脫石散和阿莫西林。

大概是這具身體平時也沒吃過什麼藥物,止瀉效果出奇的好,在她服用時就出現了上面的警告內容。

在穿越、系統、末世、修真各種小說影視泛濫的年代,顧勝昔很快就明白,這等於是在提醒她,自己別墅里的物品大概是可以重複使用的,但前提是自己要開啟什麼每周刷新功能。

於是她彪乎乎在別墅里喊:「開啟每周刷新功能。」

機械音回答:【一個積分都沒有還想開啟刷新,你在想屁吃?】

就……忽然之間想把這棟房子再炸一次。

算了,看在它無辜被自己炸「死」的份上,就不跟區區一棟房子計較對主人的大不敬了。

現在顧勝昔想要拿被褥也是和之前拿藥品一樣,明知用了就不會再刷新出來還要必須使用,因為顧勝昔那隻皮箱里裝的都是華而不實的漂亮衣服,特么居然只有一條床單跟一條棉線薄毯子。

秋天的北方,又是睡在這樣的土炕上,顧勝昔可不想剛治好了痢疾又罹患重感冒。

這具豆芽菜一樣的身體已經禁不起任何折騰了。

所以在背對着大家打開皮箱的瞬間她已經把下人房裡那條純棉素麵被芯放在皮箱里,再一伸手,一條雙面羊絨毯也被她拿出來。

皮箱是完全可以塞下這些東西的,雖然純棉被芯不是這個時代的產物,但是被懷疑總好過被凍死,而且這樣藏藍色的被芯看起來跟那些家織布頗為相似,強行解釋一下相信不會有被切片的危險。

不管雲嬌嬌跟那位明顯不太好惹的程茜談出個什麼結果,反正她選擇睡在最冷的炕稍,肯定不會有人搶這個位置。

現在什麼事情都沒有好好苟着養身體重要。

顧勝昔拿出一塊抹布擦了擦炕,然後把羊毛毯子鋪在下面,再蓋上原主那條洗的發白的床單,最後把素麵被芯鋪上去。

程茜的小隔間里傳來一陣嘀嘀咕咕的對話,顧勝昔懶得理會,從大水缸里舀了水,洗臉刷牙準備睡覺。

等到顧勝昔和屋子裡其他女知青全都躺在被窩裡,雲嬌嬌才陰沉着臉從程茜的屋子裡出來,打開自己的行李翻找盥洗用品和被褥。

谷小紅一直假寐實際上關注着屋子裡的動靜,見雲嬌嬌果然把行李拿進小隔間去,不屑的「嘁」了一聲,翻個身裹緊被子,小聲嘟囔了一句什麼。

好脾氣的金海燕叮囑雲嬌嬌:「嬌嬌,屋子裡給你留着燈呢,等會你回房間的時候別忘記把燈吹了。」

這是除了幹什麼都要介紹信、買什麼都要票之外另一個讓顧勝昔難受的地方,劉家屯大隊居然還沒有通電!

幸虧在她還是聶錦曦的時候就已經習慣了荒野求生露營,因而不管是匱乏的業餘生活,還是硬邦邦的東北大土炕,包括面前這一室的黑暗,她都可以適應良好。

已經穿越了,不管吃虧佔便宜她都不可能再死回去了,灰心喪氣也是一天,開開心心還是一天,前塵過往已經隨着聶錦曦死去,從今開始,她是顧勝昔!

漆黑一片的夜裡,秋蟲不知疲倦鳴唱着,間或夾雜兩聲鳥鳴蛙叫,這樣純天然的田園交響曲是聶錦曦那個世界需要付費才可以傾聽的天籟。

在得知父母原來是被那些所謂親人害死之後,聶錦曦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安然入睡,她怕黑,冷寂的夜會讓她想念在另一個世界的父母,可是點着燈她又睡不着,那些人故意讓她看到父母死亡現場血淋淋的照片,閉上眼就是父母慘死的場景。

只有八歲的聶錦曦需要聽着各種白噪音帶着眼罩才能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