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新知青們幾乎個個吃的眉頭緊鎖,老知青們腮幫子簡直都要甩到八十邁。

「快吃啊,今天為了歡迎你們,我們特意做了肉菜,再不吃一會沒有了可別哭。」知青點負責人——隊長呂明一邊說一邊瘋狂輸入,那樣大口大口的吃竟絲毫不影響他清晰的講話,這個技能顧勝昔表示十分佩服。

但是掃遍全場,請原諒,她真的沒看到肉菜在哪裡,難道拉肚子的後遺症是有選擇性眼瞎?否則她怎麼努力睜大雙眼,也看不見肉在何處啊!

新知青趙大龍問出了顧勝昔心中的疑問:「我沒看見哪裡有肉啊,肉呢?」

呂明於百忙之中小心翼翼從野菜拌大蔥里挑出一小塊黑乎乎的東西:「看,這不是肉?這麼老大一塊呢!」

啥?你說這塊需要放大鏡鑒別才知道是葷是素的玩意叫肉?

「是這樣。」因為別人都在瘋狂搶這道「肉菜」只能由掌握了邊吃邊說技能的隊長呂明繼續解釋:「我們只搞到一兩肉,老知青八人,新知青七人,為了能讓十五個人雨露均沾都吃到肉,我們把它剁碎炸醬了。」

呂明的話音剛落,野菜拌大蔥的盤子里頓時多了幾雙筷子。

顧勝昔看得目瞪狗呆,在自己的世界也只在超市慶典送雞蛋時才能看見這種場面。

不知道是不是被大蔥給嗆的,她本來有點想笑,可是眼眶裡卻又覺得有點酸。

這個樸實而貧窮的年代,她是真的來了啊!

知青點是典型五六十年代的北方建築。

坐北朝南,左右各一間,中間是集用餐盥洗雜物為一體的多功能灶間。

左邊屋子住男知青,右邊屋子住女知青,在靠窗戶的一邊盤的大鋪炕,北邊則是用來堆放知青個人物品的地方。

吃飽喝足(並沒有)之後,新知青們被帶進各自陣營里分配鋪位去了。

知青點裏原本住着三男四女七個知青,現在又來了三女三男六個知青,男知青那邊屋子本來就比女知青這邊寬敞,擠擠也就住下了,女知青這邊現在就顯得有點不夠用了。

一個名叫谷小紅的老知青也不參與如何分配鋪位的問題,就一個勁叨叨怎麼還往知青點塞人,本來人就不少現在更擠了,這還是剛入秋,要是到冬天蓋棉被得擠成什麼樣子?

也對,人和動物都有領地意識,原本四個人的空間忽然又加了三個,想來誰都不會太開心。

顧勝昔坐在炕沿上打量這個她只在電視里看見過的七十年代的陳設。

土坯牆糊了一層泥沙,為了防止掉土又在外面裱糊了一層報紙,報紙已經很陳舊,經過煙熏火燎看起來頗有老臘肉的色澤,而上面一灘灘奇形怪狀的圖案像極了我們童年晚上控幾不住寄幾畫出來的各國地圖。

顧勝昔視線一直往上,很明顯這屋子曾經或者一直漏雨才會造成這種效果。

現在是七五年,要是這個世界的時間線跟她那個世界一樣的話,她起碼要在這裡生活三年左右。

「小幺姐……勝昔,你怎麼看?」

雲嬌嬌矯揉造作的聲音強行入侵顧勝昔的思索,同時她那冰冷的雞爪子抓住顧勝昔的胳膊搖晃着,隔着布拉吉不太厚的面料,仍然能感覺到那隻手沁涼沁涼的。

我能怎麼看?我特么拿眼睛看。

眾所周知,東北的冬天冗長而寒冷,在沒有暖氣的時代想活過去一靠大火炕,二靠大棉被。

而土炕接近灶眼的位置被稱為炕頭,距離灶眼越遠的位置就越涼,最末尾被稱為炕稍。

現在老知青們鋪挨鋪,牢牢佔據了炕頭前三個位置,新知青覺得這不公平,一樣下鄉支援農村建設,憑什麼她們就要住在冰冷的炕稍。

「公平?這世界上有公平嗎?那為什麼別人在城裡吃飽穿暖有工作,我們卻要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干農活受罪?為什麼男的心安理得在家裡享受一切我們要替他們下鄉?」

憤憤不平叫喊的人叫張紅梅,濃眉大眼,厚唇方下頜,很符合時下人們的主流審美。

雲嬌嬌就是被張紅梅噎的沒詞了,才把顧勝昔當元芳給祭了出來。

顧勝昔目測女知青這邊滿打滿算也只能住六個人,可是據她所知,知青點原本有四個女知青,再加上新來的三個人,現在一共七人,當然,空間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只要肯擠也總能擠得下,但是想來那樣每個人都會很痛苦。

等等,顧勝昔忽然發現了問題。

「怎麼炕上只有三個行李卷?」

「這個啊,你們吃飯的時候有沒有注意到灶間除了通往左右兩個屋子的門之外,還有一道門?」

說話的是谷小紅,兩根細瘦枯黃的麻花辮貓尾巴一樣無力耷拉在肩膀,和麻花辮配套的是她細眉細眼、薄眼薄唇的長相,天生就帶了三分刻薄,讓人觀感很不好。

甚至顧勝昔覺得她的好心解答里都帶着三分惡意。

「喏,看見你們身後的位置沒?那裡本來是放咱們的箱子洗臉架的,但是有位大小姐不願意跟我們同流合污,人家非要住單間,所以自己花錢硬是在這個大通屋裡軋出一個小單間來。」她細聲細氣的笑着,眼光逐一掃過三個新來的女知青:「你們要是有本事,也可以要一個,那裏面一共有兩個單間。」

「谷小紅,道歉!」

一個梳着兩根大辮子的姑娘從灶間「呼」的掀開門帘子走進來,怒氣沖沖對着谷小紅,大有她不道歉就動手撕人的架勢。

一時間整個女知青宿舍全都被這人氣勢所奪,屋子裡落針可聞。

谷小紅也是一愣,畢竟是說了人家壞話被當場抓包,不過她也就是楞了一會立刻回神,色厲內荏回道:「我為什麼道歉?我哪裡說錯了嗎?」

「好,那我現在就去大隊長家舉報你,你竟然敢背後造謠污衊我的成分!」說完頭也不回直接轉身就往外面走。

谷小紅聽到她說去大隊長家,臉色變得十分難看,訥訥辯解:「我什麼時候污衊你成分了,我看你才是污衊我呢!」

「剛才哪只狗說我是大小姐的?」女知青挑開門帘子,人卻還是站在灶間里。

「哎呀,好了好了,小紅應該不是故意的,程茜你也回來吧,都消消氣。」一直沒說話的金海燕終於開了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