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我叫胡為義,今年十八歲,帝都人。」

「我叫顧勝昔,今年十六歲,帝都人。」

「我叫趙大龍,今年二十歲,山城人。」

……

每一個做完自我介紹的人,就自動走到知青點隊長呂明身邊站好。

看着一張張洋溢着青春氣息的臉龐,顧勝昔真不敢相信,她竟然也會趕時髦穿越了一把。

此刻的顧勝昔雖然臉上是抑制不住的微笑,實際上身體已經是強弩之末,她快要支撐不下去了。

同為異世魂,別人是穿過來的,顧勝昔是竄過來的。

嗯,字面意義上的。

當初從綠皮小火車那味道刺鼻的衛生間蘇醒過來,顧勝昔第一聲感慨就是,這個世界太騷氣,而她很酸爽。

這具身體的死亡原因,讓她想起一句歌詞。

拉妹子拉,拉妹子拉,拉妹子拉妹子拉拉拉!

真正的顧勝昔因為鬧肚子拉死在綠皮火車上的衛生間里,以一種極其憋屈的方式結束了自己同樣憋屈的一生。

然後跟顧勝昔八竿子打不着的聶錦曦佔據了這具身體,成為顧勝昔2.0。

其實聶錦曦自己死的也很凄慘,她是被炸死的,炸的漫天花雨,死無全屍。

當然和那些穿越女主不同的是,聶錦曦是以無比暢快的心情赴死的,因為這場爆炸本來就是她自己設計,她眼睜睜看着那些牛鬼蛇神一樣的親人們一起被炸死在溫泉小別墅里。

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一家人嘛,就要齊齊整整的。

只是沒想到一個恍惚之後,聶錦曦就變成了顧勝昔並且繼承了她的那些記憶、身份和……呃……她那可憐的遺產。

因為拉肚子導致菊部地區的痛和連拉三天身體的極度空虛,讓顧勝昔一直在「我已經穿越到另一個平行空間變成另外一個人」和「我可能處在腦死亡之後的幻覺」兩個截然不同的結論之間搖擺。

但是不管哪個結論是正確的,顧勝昔都一直在無法抑制的笑,發自內心的笑。

如果是前者,那麼她以三十多歲「高齡」的身份變成一個十六歲小美女重新活過,她肯定是賺到了。

如果是後者,那麼死後還會有這樣真實而愉快的幻覺經歷,說明死亡的世界並不是那麼可怕,她覺得自己也是賺了。

所以顧勝昔怎麼想都高興。

當然,後面到此刻的一切經歷已經讓聶錦曦明白,她是穿越了,變成了一個叫做顧勝昔的小可憐。

一隻忽然伸過來狠狠擰了她胳膊一把的手結束顧勝昔的傻笑。

「等一會一切你都要聽我的,不然的話別怪我到時候給你好看!」

有人在她耳邊低低的、惡狠狠的說道。

那是雲嬌嬌。

一個跟顧勝昔,不對,是跟她勉強能扯上一點關係的親戚。

為什麼要這麼說呢?

因為雲嬌嬌是顧勝昔的父親的繼妻的哥哥的孩子。

簡單點說,雲嬌嬌是顧勝昔後媽的侄女。

在屬於顧勝昔的記憶里,對這個人的觀感就很差,接收這具身體之後雲嬌嬌的行為就更加驗證了這一點。

在顧勝昔剛穿過來虛弱到脫水時,雲嬌嬌就曾試圖擼走她那塊半新的歐米茄腕錶,顧勝昔直接張嘴要喊救命她才見勢不妙收手了。

這人臉皮也厚,過後還強行解釋說只是想看看時間。

顧勝昔剛剛穿過來就又要竄,她沒精力也沒時間去跟雲嬌嬌爭論。

後來下火車之後又試圖道德綁架她幫忙扛行李。

雲嬌嬌背的大包小包,而顧勝昔只有一個輕飄飄的牛皮箱子,吩咐她幫忙拿包裹說的理所當然。

別說顧勝昔已經拉拉拉快拉死了,不對,是已經拉死了,就算是健康狀態,對方這種態度顧勝昔也不會選擇幫她,又不是賤得慌。

坐牛車到劉家屯大隊這一路上,還要被雲嬌嬌時不時的拉踩說她滿身的驕嬌二氣,怎麼能踏實的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顧勝昔回懟:「我拉肚子拉三天了,你是患了失憶症還是瞎了?」

聶錦曦並沒經歷過那個動亂而激情的年代,但是沒吃過豬肉還沒看見過豬走嗎?她在閑暇時也沒少刷到那種年代劇,知道那個年月去哪裡都需要介紹信,買東西要錢還要票,還有就是口碑名聲很重要,有些罪名一旦被扣上可能就沒有糾正的機會。

發現帶節奏沒成功反而讓顧勝昔在大家面前刷了一波同情之後,雲嬌嬌又茶里茶氣的哭着喊她「小幺姐姐」,避重就輕的跟她道歉。

根據接收到的記憶,「小幺」是原來的顧勝昔的小名,同時也是她碰觸不得的忌諱,誰都不許喊。

雲嬌嬌卻偏要在這種時候喊顧勝昔的小名,明顯就是要故意激怒她。

如果是自己上輩子的身體和技能都在,真想一個過肩摔再來一腳封印到雲嬌嬌這張喋喋不休的嘴上。

不能因為你嘴巴長得像菊花就真的用它來放屁啊!

可讓顧勝昔慪的要死的是,無論動手還是動嘴,她都沒有一點力氣,無奈之下她只能做了在她是聶錦曦時三十多歲都沒幹過的事——裝可憐。

眼淚汪汪看着雲嬌嬌,泫然欲泣。

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是一個表情,以不變應萬變。

這個時候的人大多數都還是很淳樸的,於是同來的知青們甚至趕車的老君頭都對雲嬌嬌表示譴責。

看那青灰的死人臉也知道,這孩子三天里肯定是沒少沿着鐵路施肥,都已經拉的沒人樣了。

「娃都跑稀三天了,沒拉死都是命大,你個知青娃娃就少說兩句,我老漢聽着都煩咧!」

總之,平安熬到知青點那一刻,顧勝昔簡直要熱淚盈眶。

等到所有人都自我介紹完畢之後,他們終於吃上了知青點為了歡迎新知青準備的豪華晚宴。

高粱米+大碴子的二米飯,烀馬鈴薯,野菜拌大蔥。

看着那黑乎乎的米飯和黑乎乎的菜,雲嬌嬌嘴巴撅的可以掛上個油瓶子,不甘不願拿起筷子挨樣品嘗過後,確定了,這飯菜顏值跟口感成正比,難吃的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