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懷了反派的崽。
上一個爬他床的被砍斷雙手丟出去餵了狗。
我趕緊收拾包袱跑路。
什麼?
他被誅了九族?
太好了,不用跑了。
多年後,他陰鷙地盯着我女兒冷笑:「原來,別人盛傳我在通城有個私生女是真的。」
1寒冬將至,這年我剛滿十五。
爹娘一大早破天荒地給我和小妹一人煮了個雞蛋。
這雞蛋白里透着黃,晶瑩剔透,聞着味可香了,可我卻不敢吃。
往年寒冬臘月連米都吃不起。
娘居然捨得煮雞蛋給我和小妹吃。
以往雞蛋都是留給弟弟吃的。
我和小妹只能等弟弟吃完雞蛋喝口湯嘗嘗味。
我猶豫着沒敢動手,小妹倒是等不及吃了。
「娘!
我也要吃!
憑什麼她們倆有我卻沒有?」
弟弟一筷子將我碗里的雞蛋搶走。
我娘卻着急地搶回來:「你個兔崽子!
以後有你吃的!」
轉頭笑着把碗推向我:「來,月芽,你跟妹妹趕緊把這雞蛋吃了!」
我吞了吞口水,到底沒抵住誘惑。
三兩口下肚,全身上下暖融融的。
這雞蛋,真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東西!
2「月芽,蓮兒,來見過玉婆。」
那婆子上下打量着我和妹妹:「兩丫頭五兩銀子收了。」
聽着他們嘴裏的「賣錢」、「收丫頭」、「銀子」。
我才明白,爹娘這是要把我和小妹賣給牙婆!
我嘴裏哪裡還有半點雞蛋的香甜。
只覺得嘴裏泛苦。
小妹嚇得跪在地上,淚如雨下:「爹娘!
求你們別賣我!
我以後什麼都不吃,我就光喝水就成!
別賣我好不好?」
爹娘哪裡理她,只一心想那婆子再加些錢。
「咋這麼少啊?
玉婆子,我聽說隔壁王嬸子家姑娘賣了十兩,我家兩個姑娘咋只賣五兩?」
玉婆子白眼一翻:「人家姑娘是賣到北城霍府去的。」
「啥?」
「北城霍府是什麼地方,賣進府的奴都是豎著進去橫着出來,簽的可是死契,可不把人命當命,進去就別想出來了。」
玉婆子看着我娘游移不定的臉,有些鄙夷:「有點良心的,誰願意將孩子賣進去。」
我娘訕訕地笑了笑,心想若是兩個都賣進霍府可有足足二十兩。
「我去!」
我搶她一步開口。
我娘眼睛一亮:「你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