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陰陽快遞員 第三章紫竹林_弱安小說
◈ 第二章約法三章

第三章紫竹林

第二天早晨不到八點秦大友就帶着我來到了他上班的地方。

秦大友上班的地方不是正規的快遞公司下屬門店,而是一個快遞承包點。

根據秦大友介紹說,這一片區域比較偏,而這地方的快遞卻一點都不少。

秦大友的老闆也看中了這點商機,直接將這片區域的快遞給承包了下來。

上班的地方面積挺大,像個廢棄的加工廠。既沒有牌面也沒有裝飾,就在一旁的牆壁上用油漆寫着幾個大字。

X通、X達、X豐…

從秦大友口中得知,這間快遞承包地的老闆叫周順,年紀不大,三十多歲左右。店裏面的員工都叫他周哥,說是為人還不錯,挺照顧下面員工的。

手裡的煙剛掐滅,一輛黑色的桑塔納就停在了店門口,秦大友用胳膊肘碰了碰我說,周哥來了。

桑塔納的車門打開,從裏面走下來一位穿着隨意,有些禿頂的中年人。

秦大友開口跟周順打招呼,我也在一旁笑着叫了一聲周哥。

秦大友指了指我,小聲的對周順說:「周哥,是我朋友寧郎,來應聘送快遞的,退伍軍人!」

周順撇了我一眼,沒有說話,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打開捲簾門讓我們進去說。

店裏面堆了一大堆快遞,應該是沒有送完的。周順走進去後招呼着我坐下,然後很客氣的給我倒了杯水,等他坐下之後還掏出煙盒遞給我一支煙,不僅如此他還拿出打火機幫我把煙點上。

這讓我有些受寵若驚,但也沒說什麼,點燃煙抽了一口看着周順等着他說話。

周順給自己點了根煙坐我對面說:「你是大友介紹來的,一些話大友都跟你說了吧?」

我不傻,能聽明白周順話里的意思,他說的應該是之前三個送快遞的事情。

「都說了,我也都明白。」我點着頭說。

周順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你都知道,還敢來應聘?」

「第一,我是退伍軍人,說這話不是顯得我多有能耐,只是以前在部隊的時候,沒少在深山老林、亂葬崗的地方站過崗,一站就是一夜,也沒覺得有啥好怕的。」我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第二,我學歷低,初中沒畢業。找工作找了快一個月了也沒啥結果,再不幹的話我恐怕就要餓死了。」

周順抽着煙猶豫了一下,伸出兩根手指頭對我說:「底薪兩千,送一件快遞提成兩塊錢,工資每月十五號發。怎麼樣,干不?」

「干!」工資待遇啥的,昨天秦大友就告訴我了,對這一塊我沒啥意見,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

見我答應的那麼爽快,周順也嘿嘿的笑了起來,他伸手打開一旁的抽屜從裏面拿出五百塊錢遞給我說:「這錢你拿着先用,回頭不夠用你告訴我,我再支給你點兒。」

看着桌子上紅彤彤的毛爺爺,我伸出來的手有點兒猶豫了。

周順的爽快有點兒反常理了,活那麼大還沒聽說過不幹活先給錢的呢。

換句話說,這錢我要是拿着,這工作算是坐實了,不管咋說十天半個月的活計是逃不了了。

我本來就打算在這幹下去,也沒有多猶豫,拿起桌子上的錢笑着道:「謝了周哥,這錢回頭我從工資里扣。」

「你留下來大家以後都算是朋友了,有啥謝不謝的。」周順咧嘴笑了一下,笑聲過後面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給你講幾個條件。」

在人家的地盤打工,聽人家點兒條件也是理所應當的。

我毫不猶豫的說:「有啥事兒你就直說吧。」

「你負責送的那片區域叫紫竹林,是70年代留下的小區,房子老得很,距離咱這不算遠,那邊有地圖等會你拿着就能看明白。」

周順遲疑了一下,嘆了口氣繼續說:「我跟你說三點,你必須記住。」

周順一臉凝重,我也不好再嬉皮笑臉,點着頭讓他繼續說下去。

周順伸出一根手指頭道:「第一,快遞大約都是下午的一點多到。挑揀出來紫竹林的差不多也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兩點的時候你開始出發去送。切記!晚上六點之前必須走出那個小區,不管有沒有送完,都必須出來!」

送的快遞雖然是計件提成,但我也能明白周順這話的意思,他多半是害怕我出啥事兒,盡量讓我天黑之前回來。

一個快遞兩塊錢,雖說不送完就回來是有點兒心疼,但看着周順一臉凝重的樣子也不像是開玩笑,我沒有多猶豫,就肯定的點頭。

見我答應,周順又一次豎起一根手指頭說:「第二,如果紫竹林那有人要寄件,先問清楚地址。你看着地址沒啥問題再同意寄件,如果地址有問題的話就不要寄,不管他們給多少錢都不寄!」

「為啥?」我不喜歡拐彎抹角,有啥問題就當面直接問。

周順沒有回答我,而是從一旁的抽屜里掏出一疊錢放在我面前。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錢,兩眼一瞪,沒有多說什麼。

錢不是普通的錢,天地銀行四個大字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突然想到大友告訴我的事兒,先前三位快遞員有兩個收到了冥幣…

「那第三件事呢?」看到周順將錢收起來,我接着問道。

「第三,在紫竹林裏面如果有人讓你去幫忙,千萬不要去!即使那個人快要死了,你也不要去幫忙!」

「這是為啥?」聽周順這麼說我頓時不樂意,我是退伍軍人,可不能見死不救。

周順的臉頓時黑了下來,他抓起桌上的打火機點燃煙,深吸一口道:「這三點你要能做到就做,不能做到就走吧。我這再缺人,也不招你這樣不聽話的員工。」

一旁收拾着一個個包裹的秦大友連忙放下手裡的活計,走到我這邊拉着我低聲的說:「周哥說的話都是為你好,我覺得你應該聽他的。」

「碰到個快死的人也不能幫忙,這叫什麼事?」我白了秦大友一眼,有些憤憤不平的開口。

秦大友沖我擠了擠眼,不等我說話就笑着對周順說:「周哥,寧郎答應了,寧郎答應了。你說的三點他不會去碰,也不會去犯,如果你抓住了就扣他工資!」

「我……」我還想說什麼,餘光卻看到秦大友沖我使眼色。

周順也沒多說啥,遞給我一根煙笑着:「大友說的都沒錯,這三點都是為了你好。不管你信還是不信,反正我這兒就是這麼個規矩,沒啥事兒的話,就開始幹活吧。」

秦大友沒給我說話的機會,拉着我去熟悉環境。

上一個負責紫竹林快遞的快遞員出了事故,快遞一直堆積在店裏面,堆積起來的快遞還是有不少,我本來打算先去送的,但是周順卻告訴我說,等下午一點那批快遞來了之後再送,省的要多跑一趟。

老闆都這麼說了,我也沒多說啥。

店裏面是九點上班,剛剛和周順不知不覺聊了半個多小時,轉眼間就到了九點鐘,店裏面的員工也陸陸續續趕來。

秦大友一一跟我介紹着。

店裏面加上秦大友原本有四個人,其餘三個之中有一個女孩和秦大友做的同樣的工作,檢收員。剩下兩個年紀不大的小夥子則是附近的快遞員。

一番交談後,我知道其餘兩個快遞員都是負責附近小區的,其中一個稍微胖一點兒的叫王三浩,瘦一點的叫劉子明,而那一個長相一般的女孩兒則是叫張欣欣。

「誒,哥們,你是在哪上班的?」王三浩掐滅煙頭,抬頭瞅了我一眼問。

我這才明白過來,他們幾個估摸着都把我當做是秦大友的朋友,來找秦大友的。

我笑着說:「我也在你們這上班,今天剛來的。」

「你也在這上班?」劉子明一怔,轉頭看着我,有些詫異的問:「你是負責……負責哪個區域的?」

「紫竹林。」我老實的回答。

可是等我話音落下,劉子明和王三浩就一臉錯愕,驚恐的盯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