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的哭聲就傳了出來。
「還要我怎麼寫啊,這格式不對就退了我三次。」
「嗚嗚嗚,我這小宮裡有什麼事值得寫啊,這日結每天不能少於三百字,我就是把咱們宮裡的大黃追着小咪的屁股舔寫上也湊不夠數啊。」
我站在宮門外,聽着白昭儀哭訴十分悅耳,這種痛苦十分純粹。
「皇后娘娘到—」我身邊的太監一喊,白昭儀的哭聲就停下了,已經熬出黑眼圈的美人可憐兮兮地跪在地上看着我。
「臣妾愚鈍,實在是寫不出來這東西啊,還請娘娘責罰。」
我連忙扶住了白昭儀的胳膊,憐惜地給她擦了擦眼淚:「這人腦子如同柴刀,越用越不愛長銹。」
「隨春殿你便是主子,你手下的太監宮女是否可心也靠着你來讓本宮知曉,吃穿用度哪兒不舒心了都靠你來告訴本宮了。」
「咱們入了宮牆便是姐妹,統管的是一家事,你們便全是本宮的臂膀,如是沒了你們,本宮可謂寸步難行啊。」
白昭儀扶着我的手,眼睛亮晶晶的,不敢置信地問我:「皇后娘娘…原來這些日報周報的竟然如此重要?」
我摸着白嬪那因為寫日報而染上墨水的小手,淺笑道:「自然。」
還是年輕的好哄,pua兩句就上道了。
「好了,不哭了,你宮裡的芙寶林的每日日報還得你整理呢,到時候寫成周報再給本宮哦。」
我眼神里的關懷宛如實質化,給了白昭儀一個大嘴巴。
看着剛剛燃起生的希望的白昭儀瞬間枯萎,我不由得感到了心碎:「還有啊,那道雞兔同籠可研究明白了?
聽聞琦嵐宮的月美人已經算出有多少只鴨子了。」
白昭儀愣愣地看着,頂滿珠翠的腦袋陣陣發熱:「…鴨…鴨子?」
系統在我耳邊輕聲說:「痛苦值還在持續增長。」
我還沒來得及得慶賀,又有一個小太監跑了進來:「娘娘,大事不好了,德妃娘娘讓全部宮女太監裝兔子和雞,人不夠她數暈了,人正趴在床上哭呢!」
我兩眼一亮,大手一揮讓白美人繼續去研究日報,領着宮人浩浩蕩蕩地就衝進了德妃的榮禧宮。
「好妹妹別哭了,你今兒的日報和周報可還沒寫呢!」
「痛苦要延續全國的,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