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別人修鍊他睡覺,最後還無敵了?陳鋒楚月 第10章_弱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撿柴、生火。

去毛、扒皮。

兩隻小豬被用螳螂的兩把刀穿過身體,架在火上烤。

不用抹油,光是炙烤出來的豬油就夠香的了。

至於地上那頭死豬,畢竟吃過人了,陳鋒有心理陰影。

他只是將核心挖出來吸收掉,然後就沒有多管。

回頭賣錢就好了。

至於對這母豬的敬佩?

敬佩是敬佩,但不影響他填飽肚子。

他相信,自己死了,母豬也不會想着自己母親在家等着自己。

很快,豬肉烤熟了。

陳鋒從背包里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鹽。

他知道自己容易餓,來之前就想好要在秘境里燒烤了。

至於放火燒山牢底坐穿這個法律,在秘境里不適用。

等兩隻小豬熟透了。

陳鋒美滋滋的咬上一口。

那叫一個香喲!

同時,他耳邊傳來了提示聲。

能量值+0.5。

好傢夥?

一口肉就蘊含0.5個能量值?

他立刻瘋狂的進食。

正好戰鬥了許久,他肚子也餓壞了。

那充饑藥丸,哪有吃肉來的舒坦?

兩隻乳豬雖說是小豬,但也快100斤了,而且能量充裕。

陳鋒吃完它們的肉,又吞掉核心。

竟是再度提升了等級!

他查看了一下面板。

姓名:陳鋒。

能力:肉身增幅LV3(0/500)。

力量:2360斤。

……

現在的陳鋒,每分鐘能增加3斤的力量了!

這種迅速變強的感覺,太爽了!

陳鋒立刻幹掉那兩頭小豬,然後將它們娘仨埋在一起,等回頭來取。

這三頭豬加起來,價值絕對不比那堆青毛狼少!

等做完這些,陳鋒繼續前行。

鐵皮豬是有領域意識的。

所以兩個窩的鐵皮豬,不可能距離很近。

陳鋒乾脆放棄尋找其他鐵皮豬,順着地圖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又在叢林里遊盪了兩個小時。

眼看着已經中午十二點了。

陳鋒感覺這次的收穫差不多了。

主要是再多他就弄不走了。

陳鋒順着自己剛才來時的路,原路返回。

他將之前買起來的所有獵物,一個個挖出來,放到自己用特殊草葉編織的袋子里。

只是就在陳鋒路過之前和樹藤交戰之地的時候,忽然發現地上有一具屍體。

咦?

這人看着像是之前遇到的那個補習班的成員。

這怎麼又死一個?

那老師也太拉胯了啊。

陳鋒這樣想着,又想起了那樹藤。

之前那樹藤可是沒少抽他鞭子。

關鍵是當時他倆,應該也算是勢均力敵。

現在自己也快abc斤力量,是不是能打得過了?

陳鋒決定去看看。

他報仇從不喜歡隔夜!

陳鋒找了一棵大樹,先將手裡裝戰利品的袋子放上去藏好。

而後,他順着剛才樹藤的方向一路尋找。

這不來還好。

陳鋒順着記憶中樹藤爬來的方向尋找,竟是發現了一個又一個的學生屍體。

看來這些人是誤入了樹藤的攻擊範圍?

不過那老師也太垃圾了吧!

當時看他那牛氣衝天的樣子,還以為多厲害呢。

陳鋒順着方向,一路前行。

很快,他看到了目標。

一棵足有三人合抱的大樹!

那大樹是由很多樹藤交織纏繞構成的,無數根藤條密密麻麻的,甚至還有一些瘤狀物,看上去異常噁心。

不過這一下,也讓陳鋒認出來這是什麼東西。

寄生藤。

這種怪物會寄生在各種動植物或者人的體內,瘋狂汲取力量,然後徹底控制對方。

不過剛才那幾個人,為什麼會被殺死?

他們不是應該被圈養起來,然後當做寄生體培養的嗎?

陳鋒正想着,忽然發現在這大樹最上方,還有五根樹藤,吊著五個人。

其中三人昏迷,兩人在竭力的掙扎。

那兩人赫然是青年和趙佳慧。

這幾人也沒有被寄生的樣子。

甚至沒有被殺戮或者傷害。

他們只是被囚禁了,甚至在任憑他們掙扎。

這是在搞什麼?

陳鋒沒有着急出手,而是在觀察。

不光他疑惑,樹上的兩個人也很是疑惑。

尤其是青年,一邊瘋狂的掙扎,一邊四處掃視。

他認識寄生藤,也知道它的習性。

可是想不通為什麼它沒有寄生自己幾人,反倒是挨個囚禁他們,然後將他們挨個殺死……

等等!

青年忽然想起,那些學員被殺死時的情況。

他們在試圖逃走。

還有根本無法對抗寄生藤。

而現在剩下的五人,是最強的五個。

難道這寄生藤是在挑選最強者,然後用來寄生?

很快,寄生藤殺掉了另外三個昏迷的人。

這讓青年覺得自己的猜想更加正確了。

他立刻改變了策略,對着寄生藤大喊:「你寄生我吧!我很強的!」

被寄生後不一定會死,但被殺可就會死的!

青年雖然是光系能力,但只是發出光刃而已,並不能元素化。

不然他早就逃走了。

可惜任憑青年如何大喊,如何誘惑,都沒有用。

寄生藤如今並沒有太高的智慧。

它做這一切,只是依靠本能而已。

甚至還是受到了陳鋒的刺激。

讓它覺得人形態,可能會更強一點。

而眼見着自己吼叫不管用,青年臉色一狠。

他明白了,自己不需要勝過寄生藤,只需要比趙佳慧強大一些就好了。

雖然趙佳慧是他的學生,但在活下去這件事面前,一切都無所謂了。

青年悄悄凝聚了一道光刃,想要射殺對他毫無防備的趙佳慧。

可就在他想要出手的時候,寄生藤忽然瘋狂扭動起來。

所有的樹藤都瘋狂亂甩。

青年和趙佳慧更是跟坐過山車似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

趙佳慧本來就是硬扛到現在的,直接承受不住暈過去了。

青年雖然在瘋狂嘔吐,但終究還保持着一點清醒。

他只是好奇,寄生藤為什麼忽然發瘋。

就在上下晃動之中,青年的眼睛忽然看到了一道身影出現,而且正抓着一根樹藤使勁兒的擰。

那身影自然就是陳鋒。

他在暗中查找的時候,發現了正在觀測青年和趙佳慧的寄生藤本體。

那傢伙的本體就躲在這無數樹藤的環繞中心。

陳鋒直接衝過來,用那蠻橫的巨力扯開一切擋路的樹藤。

然後在寄生藤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將其抓住。

他知道對付這東西,拳頭沒用,所以乾脆好像擰衣服一樣,將寄生藤擰成了麻花狀。